主题: 一个人一生,只能成为一次选秀粉

  • 光辉岁月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093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3/9/29 14:15:56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枣庄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undefined2011年湖南卫视快乐女声的最后决赛,有一段VCR关于八年选秀的总结词。由于那之前就已经确定2012年选秀将停办,所以那段总结词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彰显荣耀和发泄委屈,“年年月月,耕犁梦田。暮然回首,流光遥远……”
隔了一年,选秀再办。2013年,湖南卫视以一种更盛大的煽情来完成今年快乐男声的决赛——周笔畅与白举纲合唱结束,身为评委的李宇春说,“我始终觉得,站在她身边的人,应该是我”,然后跑下评委台,与周笔畅拥抱。而后,从张含韵开始的历届选手鱼贯而出,一年又一年的主题曲被唱起,李宇春则目光粼粼地看着这一幕。
这大概也是超快节目最为大团圆的一次——除却正在和湖南卫视闹解约的2007年快男亚军苏醒,其他人都与湖南卫视和解了。以700万的价格为自己赎身的尚雯婕今年在分赛区客串过评委,成为了冠军华晨宇的伯乐与知音。曾经以不死不休的劲儿追杀过的陈楚生,也出现在了节目的VCR里,追忆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夏天。他们被命名为05班、06班、07班……台湾星光大道的称谓被借用,显得尤其温情脉脉。
江湖夜雨十年灯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虽然未来大约还会有新的解约事件和新的封杀事件,但在那一瞬间,像早年香港贺岁片的结尾,好人与坏人,哪怕是在电影中已经死去的人,都凑在了一起,喜气洋洋唱起恭喜发财。
这十年也是中国的十年——2004年,15岁的女生成为了一场选秀比赛的焦点,一些人惊叹15岁的女孩是多么的未染尘埃的纯净,另外一些人,怎么也不能接受一个15岁女孩不读书而要踏入演艺圈,关于张含韵究竟是好孩子,还是坏孩子,人们争论不休。2005年,选秀让人们陷入前所未有的狂热和激情,“喜欢她就留下她”的口号风靡一时,粉丝、PK、投票这样的词进入人们视野,有人将其与民主等词语联系起来,认为这样的娱乐狂欢里有一个巨大的暗喻。2006年,是一个80后女生,如何从早已被规划的优等生女白领的既定道路里挣脱出来,成为一个意外的故事,而这个故事居然与电视机前的众多有着规矩人生的观众形成了共鸣,尚雯婕身上的清醒、优越感、自我坚持,或成了一些人的镜子,或让一些人临渊羡鱼。而后,是2007年,湖南卫视第一次操作男性选秀,场内,是属于男性的竞争和友情,场外,粉丝文化全面成熟,人们一边熟练地集资、投票、场外造势,一边熟练地把自己装入纯粉、CP粉、小强粉等等模具里,玩得自得其乐。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undefined2008年停办一年后,2009年的冠军属于江映蓉,但焦点是曾轶可——这是“超快”十强舞台上出现的第一个让人“不解”的人,她的人生故事并不催人泪下,不极端悲惨或者极度励志;她的歌曲并不宏大,也不伤情,全部都是关于个人的自言自语;她的表达方式则含混不清,需要你认真倾听。总之,如你喜欢怪人,曾轶可则很美,但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,曾轶可是“曾哥”。
之后是2010年的快男和2011年的快女,这两届的快男快女至今让人费解,无论是冠军李炜和段林希,还是人气王武艺,选秀在这里出现了巨大的断层,“看不懂”成了芒果选秀老粉丝对于这届的主要感想,但是,这些人看不懂的背后,意味着另外一些人,占据了这个市场,这是90后粉丝来选择90后偶像,80后们看不懂其实合乎情理。
然后,2013年,“火星弟弟”华晨宇成为冠军。
换到几年前华晨宇大约不会夺冠——一方面有时候,他和曾轶可一样怪,在另外一个次元,并不那么容易理解。但更要命的是,他家境实在太好了,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,有爆料称他,“名下拥有多套别墅,大学期间一直开豪车上学”。富裕在早几年的芒果选秀里,是不折不扣的原罪,典型的芒果式冠军如尚雯婕、陈楚生、段林希全部都以家境贫寒却在逆境中努力追求梦想著称,“富二代”意味着与大众脱节,可能激起“仇富”情绪,一切来得太过容易又不能凸显出追梦的励志感。所以贫寒可以大书特书,而富裕则要被小心翼翼的藏起。
不过,好在这是2013年,所以“土豪”华晨宇得到了冠军。
这是90后们的价值观,比起80后来说,更尊重现实,也更天真浪漫。与2005年那么多70后,甚至是60后被卷入选秀,成为“玉米”,并把“喜欢李宇春是因为她的善良和纯洁”当成理由相比,选秀这个舞台,进化得如此迅速。
一个人一生几乎只能成为一次选秀粉——做一次芒果式的选秀粉,实在需要倾尽心力。那是一种收割,收割是丰收与毁灭同在。收获了一个偶像,收获了一份爱,收获了一种心情。但你知道,这里再也无法长出一片新的同样的爱了。我不再需要另一份爱了。这里是不会再长出稻穗的枯萎的草。每一个夏天,都是一次芒果式的收割。
2013年的快男决赛,有着一种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末世意味。对于做这样一档节目的人来说,每个夏天,也同样是一次呕心沥血吧。是快乐吗?大约是的。然而长久的快乐太难了。港式贺岁剧,每年约定一次,快乐常在。而湖南卫视的选秀,在这样花团锦簇的快乐背后,却有着颤颤巍巍的危险况味,谁也不知道明年是否还能如约而至。
为此这般用力,让这么多年被他们收割过的人们,都看出泪来。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